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本期采访嘉宾
  神钢压缩机(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宇治健一
神钢压缩机制造(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川上康仁
 
  日本神户制钢所株式会社的压缩机事业,2015年营业额900亿日元(¥55亿元),比2013年增长了20%。神户制钢的压缩机事业在整个集团中被定位为能够扩大并应当增长的事业,其中通用压缩机事业更是因为极其重要,所以进行了结构性强化。
 
  从2016年起,神钢开始执行新的中期经营计划,并以进一步加强成长领域的业务基础为目标。实施“加强适应轻型运输机需求的原材料事业”、“扩大能源、基础设施领域的压缩机事业”、“强化电力供给事业”的收益力。
 
  为实现此目标,神钢压缩机计划在扩大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地区空气压缩机事业的基础上,开展包括印度和新兴国家在内的全球市场,争取到2020年营业额达到1300亿日元(¥80亿元)。
 
  本期特邀采访嘉宾一
  神钢压缩机(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宇治健一
 
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宇治健一担任神钢压缩机(上海)有限公司一把手,已有数个年头。在此期间,他经历了压缩机市场疯狂增长,也见证了需求从高位下跌。对未来经济形势、行业前景与企业发展的研判,宇治健一一如既往的谨慎、敏锐,却又不失乐观与坚定。
 
  《压缩机》:去年,很多人预测2015年的压缩机销售数据会很难看,但实际上,最终情况并非大家想象的那般糟糕。尤其是到今年一季度,市场复苏较为明显,因此有人大量备货。您怎么看待这种形势?
 
  宇治健一:2015年,通用压缩机市场整体上虽未看到大的增长,但我们看到了部分国产厂家的发展势头良好。市场(用户)因区域、行业的不同,其好坏差距会很大。我推测,因各压缩机厂家的产品战略、销售战略不同,业绩上已经出现了差距。2015年度第一季度与今年一样,市场上有一些应用行业在积极的增加设备投资,这些行业、企业对压缩机的需求就比较旺盛。
 
  《压缩机》:压缩机的兴衰的确与整个经济大环境景气度息息相关。您对中国当前以及未来几年的经济形势如何看待?压缩机的增长点在哪里?
 
  宇治健一:中国经济因为内需的主导,所以仍呈上升趋势,但我明显感到速度在放缓。作为经济放缓原因之一的过剩产能的消化,需要一定的时间,但这种结构调整的趋势对压缩机行业所构成的消极因素是毋庸置疑的。另一方面,节能型、环保型产品需求在不断上升。另外,为应对未来劳动力减少(人口红利的消失)而引入自动化、省人化设备也必定能够提高企业的生产能力,这方面的需求倾向将成为压缩机行业的增长因素(发展空间)之一。
 
  《压缩机》:未来对压缩机的需求确实有,但对哪些压缩机有需求,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宇治健一:现在很多品牌都在主打一级和超一级能效牌,说明市场观念和竞争方向在改变。神钢通用压缩机自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始终以节能变频机为中心,以消减用户的运营成本为关键而进行的销售活动,作为提高顾客满意度的最大武器。代表比功率差别化指标的能效等级制度的制定,是中国压缩机市场成熟化,更是中国的产业高度化进程中所不可缺少的。这种趋势应逐步常态化,对性能的评价指标应更严格化。神钢通用压缩机也将推进适应这种流程、趋势的产品和销售战略。
 
  《压缩机》:高度关注能效水平可以推动行业技术整体进步,但无序竞争对长期发展无益。在您看来,以目前中国的市场接受能力(需求量与保持合理利润),能否容纳下如此多的企业涌向一级能效领域,毕竟行业有价格战的先例,恐怕价格会降得很快?
 
  宇治健一:IPM、能效等级、两级压缩等,一个流行、趋势的兴起便会引起行业内各个厂家争相效仿,导致产品一下子陷入供大于求的境地,这一中国市场内特有的动向我一直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对此趋势,我认为有利也有弊。
 
  如果每个厂家的产品都具备高性能、可以长期稳定运行的品质,拥有具备技术对应能力的售后服务体制,不仅对用户来说是非常有利的状态,而且与行业的长期发展也是息息相关的。但是,我看到的现状并非如此,这种现状会破坏供求平衡,导致价格急剧下跌。对用户来说也会因为买了廉价品而得不偿失。永磁变频的风潮不就是那样的吗?
 
  随着产业的高度化、成熟化,用户对产品的真性能、品质的真实意向会加深。因此,严格考验各家压缩机性能及品质的时代到来了,我期待着在那个时代展开真正意义上的开发竞争。
 
  除高效节能之外,无油、绿色环保也将会是未来市场发展的重头戏。一直以来,无油螺杆机是我公司的战略核心产品。从中长期发展来看,我估计中国市场对它的需求会越来越高。所以,今后在销售、开发、制造方面,我们计划投入比现在更多的经营资源。
 
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压缩机》:提到能效产品的转变,前些年,外资品牌与国内企业在技术和产品上的差距比较大,而彼时的市场需求也比较旺盛,有足够的利润空间。但随着行业发展,两者之间差距逐渐缩小,在市场时机的把握与理念转变上,有些国内企业甚至走在了行业的前列。比如永磁变频、两级压缩技术并不是国内企业先创,但由他们而兴。这对神钢来说是否有所启发?
 
  宇治健一:前面我们已经提过,对于国产厂家在永磁变频与两级压缩方面阵营化开发产品的动向及其开发速度,我一直在非常有兴趣地观察着。
 
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我们认识到的一些国产品牌在技术革新和品质改善方面进步,这是对竞争环境改变导致的必然变化的积极把握。神钢集团也计划针对中国市场继续开发新产品,在节能、环保上追求与其他厂家差异化,提高顾客的满意度。
 
  《压缩机》:压缩机市场上除了节能机、无油机等,量最大的还是常规机。以您来看,常规机的出路是什么?从哪个角度去找突破口?
 
  宇治健一:神钢公司这几年来因为市场环境的变化,也就是经济增长减速的原因受到的影响也不小,常规机很难维持与过去相同的销售数量。为了应对持续增长型经济向循环型经济转变的环境变化,我们通过提高案件管理、生产计划的精确度,通过推进制造改革(提高生产率、压缩库存),使得制造和销售整体在现有的环境状态下也能持续保证收益。
 
  通用压缩机方面,针对市场需求的变化进行新产品开发和生产改革,并且在售后服务方面继续追求顾客满意度,我想总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除整机销售及售后服务以外,压缩机的后处理,特别是针对环境保护的机器,将有很大的商机,我公司也将考虑增加这方面的选择性。
 
  《压缩机》:这实际是业务模式的调整和转变。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行业内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如阿特拉斯·科普柯、开山的并购交易比较频繁,而神钢在国内也有过收购与合作的经历。行内频繁发生并购交易,是否意味着随着市场发展,压缩机企业格局大变革的时机已经到来?
 
  宇治健一:神钢集团在压缩机、建机、钢铁材料等方面推进了很多合作项目,这对开拓中国市场,以及产品本土化都非常有利。当然,由于企业文化的差异,合作后会产生一定的风险,但对加速事业的开展其优势很明显。中国新常态的经济改革,也会促进压缩机行业的变化(淘汰),形成一个新的竞争环境。但是基于我们的战略规划,神钢通用压缩机方面目前还没有新的收购、合作计划。
 
  《压缩机》:一个完整市场的发展,除过厂家的努力之外,与代理商、用户以及社会各界的良性沟通也极为重要。5月份,在杭州凯悦大酒店召开的神钢压缩机年会上,大家都聊了什么?
 
  宇治健一:5月9日~10日,我们举行了主题为“聚势待发、谋远共赢”的2016年第10届神钢压缩机(中国)年会暨新产品发布会。
 
  这次代理商年会,通过发布新制定的神户制钢集团及压缩机事业的中长期计划(2016-2020),与全国代理商分享了神钢的经营意识和方针。我们决定,神钢压缩机今后中长期仍将致力于中国市场(开发有魅力的产品和扩大营销渠道)的经营方针。
 
  这次发布的产品是油冷式神狮系列(15kW~160kW)的扩充机型——KOBELION-VS/AG系列单段大型微油式螺杆压缩机,功率:200/250kW,排气量:31.1~43.4m3/min。全新配置的新型液晶电子监控器,采用7英寸大型LCD背景灯高清显示,不仅延续了旧机型在操作性、自我诊断功能方面的强大功能,并增加了台控功能、USB数据下载功能、MODBUS协议、过电流防止等功能,使操作更加省时省力,保障机器更加稳定的运行。静音、环保、低油耗,是一款能够让客户满意的产品。2014年发布的同系列110 kW~160kW有油机在各行业的业绩良好,保持了与去年同比增长的销售量。
 
  《压缩机》:新品、规划,这的确是一次与代理商共享发展的年会。据了解,2012年之时,神钢已经在国内发展了220余家经销代理商。公司即将实行的新规划,对代理商有何影响?
 
  宇治健一:目前,神钢压缩机的代理商、经销商规模整体上没有太大变化。即使处于非常严峻的经济环境下,我们的代理商也能够针对发展良好的行业的用户,通过提案型销售(节能优势)和售后服务来实现提高顾客的满意度,维持、提高业绩。
 
  在各区域的核心营销渠道建设上,神钢以“提供富有魅力的高品质的具有竞争力的产品”为前提,寻求能够与神钢公司的经营理念——“Heart to Heart”,即时刻站在客户的立场上,以客户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的,努力为社会做出贡献的精神——产生共鸣的经销商加深合作。
 
  而且,代理商在今后的业务开展中会比以前更重要。并且,我们要强化针对培养各区域的核心代理商的培训制度,特别是要致力于售后服务方面的培训。
 
  本期特邀采访嘉宾二
  神钢压缩机制造(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川上康仁
 
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川上康仁,1992年进入神户制钢所,主要负责油冷机及无油机的开发,以及生产技术业务,2009年担任日本工厂的制造室室长。2012年到神钢压缩机上海工厂赴任,担任生产本部长一职,2015年开始担任神钢压缩机制造(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压缩机》:近年来,神钢压缩机在中国的产品线与产能有无变化?面向的市场只有中国吗?
 
  川上康仁:我们每一年都有推出新的机型,也就在刚刚召开的年会上,我们推出了200/250kW大型油冷机,开始标准化生产风冷机,进一步充实我们的产品线。
 
  以前我们的产品只是面向中国及东南亚市场,现在我们在逐步扩大销售区域,产品已销往日本、菲律宾、印度、中东等地区。
 
  《压缩机》:近年来,两级压缩与永磁变频是中国市场的热点,神钢在此方面有哪些成绩?现在,国内不少压缩机企业在打一级或超一级能效的产品与概念,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川上康仁:不管是两级压缩还是永磁变频压缩机,神钢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生产了。只是,目前只有日本工厂在生产,上海工厂还没有生产。神钢早在90年代后半期就成功的开发了永磁变频空压机,并向市场推广,可以说神钢是这个领域的开拓者。现在这项技术被广泛认同,作为神钢人我感到非常自豪。
 
  在如今全世界都在倡导节能、环保的时期,我认为1级能效被加速推广是理所当然的一种趋势。并且压缩机的用电量在整个产业用电量中占据了绝大部分,因此我们压缩机厂家更加有责任开发生产更加节能的商品,这是我们对社会的一种责任。所以,作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也在一如既往的在推进节能事业。
 
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对话神钢:2016重整旗鼓再出发
 
  《压缩机》:近年来,两级压缩与永磁变频基本成为市场标配,导致价格下降很快。
 
  川上康仁:一般技术化后,产品的流通量将增加,也就导致了销售价格降低,但这并不是压缩机行业特有的。并且,压缩机是必须很好地融合具有优良性能、耐久性的硬件,及有把这些硬件应用起来的软件,才能发挥真正价值的商品。这一点必须看厂家的综合实力。
 
  我们公司是综合型的压缩机厂家,同时也是在各原材料领域都开展业务的复合型企业,我们常常持续提供新的价值观。今后,我们也不会断章取义捕捉部分趋势,而是着眼于未来开展事业。
 
  《压缩机》:中国的人力成本上涨很快,尤其是神钢工厂所在的区域,而工人技能与产品质量未有等比例的提升,神钢在生产规划上是否有其他打算?10年来,公司在中国生产的规模、技术、设备、人员、流程、产能、效率等方面有何变化?
 
  川上康仁:虽然人工费是我们必须考虑的事情之一,但是综合考虑中国国内物流以及海外贸易的两立性,以及优秀人才的采用,我们并不认为在上海生产有什么坏处。我们将通过开发具有高附加价值的产品、追求彻底自动化的生产,使上海工厂即使在今后依然在神钢集团中处于重要地位,这一点没有变化。
 
  从2005年我们开业以来,经过Phase1(建设期)、Phase2(独自开发、扩大期),从2012年开始至今投入到了作为Phase3的“强化产品制造力”。我们通过提高生产性,现有设备的生产能力提高到了1.7倍,并且在产品能效方面,丝毫不逊色于日本工厂产品。接下来,我们将进入到Phase4“和日本工厂正式分工体制”,在开发、采购、生产技术等所有方面,上海工产将作为亚洲战略事务所,发挥重大作用。
 
  上海工厂将继续加强技术和生产力量,与销售、售后服务部门一起,充实压缩机事业,并通过中国内陆地区在内的全国业务开展等中长期性的持续发展,专心地展开中国业务,尽全力为中国的发展做贡献。
 
  《压缩机》:除螺杆机之外,据我们了解,神钢有计划生产出亚洲最大的离心压缩机,您能否大致介绍一下公司的离心机业务现状与发展规划?
 
  川上康仁:近年来,各种成套配套为了提高效率进行大型化、高压化成为一种趋势,因此压缩机的大型化、高压化的需求也在高涨。神钢在具有优良节能性能、应用范围急剧扩大的齿轮内置机领域拥有目前世界上最高效的空力特性技术。目前在欧洲两家公司已经先行渗透到大型机市场,顺应市场的需求。
 
  2017年第一季度,我们的世界最大级别(亚洲最大)超大型试运行设备将完成,并且可以按照客户的条件进行交货验收运行。神钢将通过高技术力及精细的制作、检查、售后服务,向客户提供高信赖性的产品及服务,提高客户的满意度,继续大幅扩大离心压缩机事业。
  • © 1999-2018 Hannover Milano Fairs China Ltd 沪ICP备05004507号-23